15883333733
有必应动态

行业资讯

陈天桥的“专制”:不信任、不放权 经理人纷纷离职

发布于:2012-08-27 09:28:39  点击量:


8月27日消息,盛大游戏(NASDAQ: GAME),今日宣布高管调整,谭群钊辞去盛大游戏董事长暨CEO职务,原首席制作人兼首席运营官张向东被任命为新CEO兼任首席制作人,谭群钊将继续保留董事职务。

这是继去年11月以来,盛大游戏总裁凌海、副总裁左玉龙、陈浩健离职后,盛大游戏最具份量的高管离职,此次变动后,陈天桥本人也将担任董事长职务,更直接插手游戏业务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谭群钊被认为是盛大集团最核心的高管之一,1999年即跟随陈氏兄弟创业。彼时,他还在华东理工大学研究生在读阶段,被陈天桥之弟陈大年向其兄引荐,是盛大创业团队中排名于陈氏兄弟之后的第三号人物。

糟糕业绩与极差身体因素致谭群钊离职

最新财报显示,盛大游戏第二季度营收11.31亿,较去年同期降14.4%,较上季降18.6%。净利3.08亿元,较去年同期增长1.0%,较上季度下降8.4%。同期网易在线游戏服务收入17亿元(2.75亿美元),尽管较《魔兽世界》拖累,业绩较上一季度降5%,仍同比增13%。

盛大游戏在连续数季度停滞不前甚至下降后,终于迎来换帅。谭群钊对此事显得有担当,他表示:“最近几个季度公司业绩表现没有达到公司董事会及投资者期望。作为CEO,我理应对此承担责任。”谭群钊还感叹:“我在盛大游戏度过时光,将是我人生最宝贵的经验和财富,我很荣幸能和这样一群勤奋务实并且有创造力的团队一起工作。”

不过,盛大游戏面临业绩下降压力一方面是受行业环境影响,另一方面与盛大网络私有化、不断向子公司抽血紧密相关,将业绩表现未达投资人预期责任全归咎于谭群钊有失偏颇。此前,曾有盛大前高管透露,盛大核心利润来源仍是老牌的《传奇》系列游戏,在开源节流原则下,不少项目被砍掉。此外,盛大游戏旗下18基金大受影响。

金酷CEO葛斌斌曾对腾讯科技透露,18基金最主要的投资项目就是金酷游戏,金酷游戏最高峰时期有700人,纳入盛大游戏后,经过这一年多调整,只剩下100多人。“盛大裁员非一次性裁员,而是一个月一个月裁员。”当然,这一点并未获得盛大游戏认可。

与盛大网络其他业务一样,盛大游戏旗下不少暂时没有盈利前景的项目被砍掉,业务线精简收窄,同时市场推广投放也在减缩,并向少数产品集中。据第一财经透露,陈天桥一度想将盛大游戏酝酿筹备多年的游戏《零世界》砍掉。这款游戏担纲的制作人正是谭群钊和盛大游戏CTO陈峰。盛大游戏的竞争对手获得这一消息,已做好在项目被废后挖角其团队成员,后来谭群钊等高管竭力保全这一项目。

随着陈天桥对盛大游戏干涉加大,盛大游戏高管今年明显比去年焦虑很多。这也可以理解,一方面要求作为上市公司的盛大游戏砍掉各种来钱慢的业务,一方面不断要求向母公司盛大网络私有化提供现金,有传闻称资金高达11亿美元,另一方面却要求盛大游戏高业绩增长。

腾讯科技获悉,今年以来盛大游戏进行着非常严格的成本控制,甚至达到让外界很难理解的地步。在今年7月,在Chinajoy展会上,作为老牌网游厂商的盛大游戏也显得落寞。

与去年相比,盛大游戏今年展台不仅没有了巴西女郎的性感热舞,还少了很多Showgirl,而且不再与巨人、网易等厂商同一展区直接PK,其风头甚至被VeryCD创始人黄一孟(微博)的《神仙道》展台盖过,这也与其在网游行业的地位严重不相称。

与此同时,谭群钊得力的助手纷纷离去。负责《星辰变》项目的总裁凌海去年被调回集团,最终选择创业。18基金负责人左玉龙早已挂职而去。盛大游戏副总裁陈浩健加盟昆仑万维。

面临巨大压力的谭群钊可谓是殚精竭虑,其在身体方面也有很大问题。据前盛大游戏总裁凌海向腾讯科技透露,谭群钊有过很严重疾病,但不愿意过多表态。谭群钊也坦言,自去年以来,身体状况不允许再如以往般对工作投入足够的精力和体力。

据悉,谭群钊在盛大集团曾担任过CTO、总裁等职务,先后主持游戏研发、运营、技术运维等方面的工作。其为人随和、低调,颇得人缘。谭群钊也被认为是盛大集团最核心的高管之一,1999年即跟随陈氏兄弟创业,一直走到今天10多年风风雨雨。

一位游戏行业人士指出,盛大游戏糟糕业绩需要有人负责,陈天桥需要找人替换谭群钊,但谭群钊不可能再退回去重新担任游戏CTO。谭群钊的身体也承受不住这么重压力。此次谭群钊离职应是各方面综合因素的结果。

急需反思的陈天桥——职业经理人纷纷离去

“那些曾经想盛开的花儿,他们曾经想在盛大盛开,但是最后飘走了。”曾有多位业内人士向腾讯科技表示,盛大是陈天桥一个人的盛大,在盛大也只有陈天桥可以充当发动机。陈天桥早已经画好了棋盘,高级职业经理人都必须在这个棋盘中带着镣铐跳舞,否则只有离开。

也有人士表示,10多年来盛大一直都有成为网络迪斯尼梦想,但这个梦想帝国中,陈天桥永远倚重的是同学和老乡,许朝军、李善友这类创业者尽管表现不俗,能力超凡,但永远进入不了核心层,在盛大只可能成为一颗颗“金色”的螺丝钉,而不可以成为发动机。

在过去一年多时间,盛大是高管离职最多的互联网公司。那些明星创业者及经理人都曾齐聚在陈天桥麾下,包括酷6创始人李善友、点点网创始人许朝军、盛大游戏总裁凌海、盛大在线副总裁边江、金酷CEO葛斌斌,这些人都曾经在盛大奋斗,又都离开。很多人创业后不仅不选择陈天桥的投资,甚至还与陈天桥对薄公堂。

显得讽刺的是,陈天桥还一直说很重视人才。“到硅谷来,哪怕我再不愿意飞都不能够回避,因为这是所有做IT人都必须要来的圣地”,陈天桥说盛大游戏上市后主要工作就是寻找人才。过去几年中盛大有成绩、也有经验教训,“最后我发现所有的竞争其实都是人才的竞争”。

一位业内人士指出,当初李善友、许朝军、边江、葛斌斌离职,外界可以说这些人并非陈天桥小圈子的核心人,当初盛大游戏总裁凌海、副总裁左玉龙、陈浩健离职,可以解释为盛大游戏近年来业务持续停滞不前,需要有人承担责任。如今跟随陈天桥兄弟打江山10多年的兄弟,盛大游戏董事长兼CEO谭群钊离职,还能解释成什么呢?陈天桥已难容圈内人?

实际上,一直有盛大员工抱怨说,“桥哥喜欢找聪明人来带项目,信任度又往往不够,不仅自己事无巨细都听汇报,盛大云从亚马逊挖来高管何刚,但派来盛大在线首席安全官季昕华一起管,不任命谁是一把手。现在何总、季总都离开。预算也大砍,摊子铺大了,只能拖着。“

盛大内部流传的说法是,人员走马灯似的变化,唯一没有变化的是对陈天桥思路的绝对服从。一位盛大员工向腾讯科技表示,有那个“皇上”在那里,高管获得的授权很少,施展不开。也有盛大员工口头禅是:“也许我不懂业务,但我最懂桥哥。”

此前,陈天桥曾说,最近有很多竞争对手写的文章,动辄就说从某某离职员工的嘴里知道盛大某某不好的事情,在他们的眼睛里面似乎认为,只要这个人离开盛大他就是恨盛大,恨陈天桥,“但是我相信只要在盛大一天,盛大人心里面装的对公司和事业的感情,对同事之间的爱,对我们未来这个梦想的执着就没有一天改变。”

不过,业内人士尖锐指出,当外界这么多舆论矛盾都指向陈天桥时,陈天桥是否需要反思,在制定策略和实际执行之间,是否应该给高管更多自由空间?这么多人离职、盛大这么多项目不被看好背后,是不是公司管理真出了问题?

如今盛大游戏新任CEO张向东履新:“很荣幸能有机会在这关键历史时刻领导盛大游戏。现在游戏行业和我2001年加入时相比已有巨大变化。这些变化既带来了挑战也带来了机遇。我希望与杰出的盛大游戏团队一起不断探索和寻找机会,带动企业走向新的增长。”

这位近年来被快速提升的高管是陈天桥的校友,拥有大连轻工业学院化工系学士学位和复旦大学EMBA学位。盛大游戏介绍张向东时表示,他是《热血传奇》和《传奇世界》核心管理者之一。陈天桥表示:张向东常年负责游戏的研发和运营,拥有丰富的经验。我相信向东和他团队的能力,相信接下来公司将回归强劲增长的轨道。”

熟悉陈天桥的人士指出,当初谭群钊接替李瑜出任CEO时,曾有传闻陈天桥要将李瑜支开,调到盛大金山合资公司,李瑜一看觉得明显边缘化,很识趣的选择风风光光的离职,而不是委曲求全,谭群钊可能也是李瑜这一幕重演。那么,张向东又可以得意多久?

陈天桥曾感叹盛大命运:“我们很幸运但其实也很不幸,尽管我们获利最早、获利最丰厚,但游戏产品从一开始不是一个平台型产品,我们没有办法成长为像百度、腾讯那样,以一个平台型产品作为基础迅速发展的企业”。这中间,是否又有盛大哀其不幸,怒其不争的一面。

如今的盛大,距中国互联网主流阵营越来越远,距陈天桥迪斯尼梦想也越来越远,盛大家族色彩味道也越来越浓。互联网分析人士谢文就指出,不管是当初网络游戏概念上市、迪斯尼帝国与盒子、免费游戏、还是三纵三横战略都是扯淡,盛大私有化后其高科技企业形象和家族式作坊模式完全背离,如不遵守现代规则,不创新不紧跟互联网潮流,盛大会很快滑落。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业务咨询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技术支持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主机域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400电话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售后服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