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883333733
有必应动态

媒体报道

周鸿祎:如何求生于这个只属于巨头的江湖

发布于:2012-12-15 15:30:40  点击量:


  其实由韩国公司NHN(的日本子公司)开发的移动IM工具Line,跟中国的微信在功能上还是很有些不同,比如前者以免费语音通话为特色服务,而微信迄今只有对讲功能。但这并不妨碍前者在12月12日宣布以“连我”之名登陆中国时,很巧妙地为自己打上了“韩国版微信”的标签。这则消息,首先一早无来源无发布方地出现在一些新闻网站上,几小时后,又有人“发现”在连我官网上,用户条款协议处,赫然出现奇虎科技的名字,称奇虎被NHN授权在中国推广连我产品并提供相关服务。

  再随后,有媒体宣称奇虎360投资了Line。联想到腾讯投资了韩国的另一款移动IMKakao,联想到周鸿祎多次对微信表达了艳羡之意,这个消息让人半信半疑。

  一时之间,“连我”实现了零成本的高传播与转发率。

  而周鸿祎对“合(投)资与否”的问题只是避而不答。他通过短信的回应如下:“很多手机产品例如愤怒的小鸟进入中国时都选择通过360手机助手首发,Line是韩国一个免费打电话比较适合女性用户的手机软件,这次进入中国也选择与我们合作首发。360手机助手是一个开放的手机应用分发平台,只要是用户欢迎的好产品例如微信也都可以找到下载安装使用。”

  老周不愧是产品与营销高手。“免费打电话”、“适合女性用户”,一秒钟之内就让用户感知卖点。最后再加一句“例如微信”,正如新闻里“韩国版微信”的标签一样,再一次将Line与微信勾联起来。

  周鸿祎就是这么善于借力打力。借微信推连我,借连我推360手机助手,借连我克微信,甚至有可能——借对连我免费通话功能的炒作,加大运营商与监管层对类微信产品的警惕与监管力度。

  最后一点太“腹黑”。但确实很像“周鸿祎”。

  不用往远里回忆,就想想他2012年在台前打的两仗:360特供机、360搜索,哪个在产品定位与营销手段上,不是借人家的火,来点亮自己的灯?

  这真的让对手很烦。

  一个人、一家企业,一定要以挑战、找事儿的姿态行走于江湖吗?你就不能自顾自地做出产品、而无需拆人家台来赢得用户吗?

  周鸿祎说:不,必须要颠覆,针对性颠覆。他认为,互联网界,空间已被巨头们堵得满满的,而且它们还在不停地寻找机会,你要立足,必须用跟它不一样的打法玩,颠覆它,让它两难,否则没戏。

  尽管争议会一直伴随周鸿祎,但周有一点做得很聪明:绝不让自己走上神坛、被人仰望。因为被人仰望终有一天也会被人掀翻。他先把自己放到平地上,以不成为巨头的方式避免被颠覆掉的命运。你跟他谈道德,他谈创新。他说:我永远不当巨头、我就是一个失败者、我都是“挨打”、我是Nobody。

  于是虎嗅就在一个下午跟周鸿祎谈巨头与对手,谈怎么在这个巨头说了算的江湖求生,谈怎么颠覆巨头。

  由于时间关系,我们与周鸿祎的这次对话没有完毕,也必须不能完毕。因为2012年虽快要结束,但移动之战才刚刚打响。2012年的搜索破局,肯定不会是他动静最大的一场战斗。在采访最后,虎嗅问:今年360的动作不少,你觉得360做了哪些财报上还没有反映出来的事?比如说在战略上已建立起了某种优势、获得某种积累了?

  周鸿祎迟疑了一下,说:“……不能说。不过我的重点是无线,花的精力最多。无线互联网在未来几年会颠覆掉有线。我在看无线的搜索和安全是什么样的。”

  估计,当时与Line的合作,也属于他当时“不能说”的范畴。

  下面,是虎嗅与周鸿祎的访谈节选。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一定不能和巨头一样

  虎嗅:很多创业者企业家偏好以“共赢”起家,而你创业的方式一开始就是树立对手,不停战斗,这个选择是出于主动还是被动?

  周鸿祎:坦率的说,我没有刻意的选择敌人,这是对我的误解。我也跟很多创业者讲:你脱离替用户解决问题的考虑去做一个产品,只打口水战是没有意义的。很多人都是“买椟还珠”,他只看到我打口水战的这一面,认为周鸿祎就是靠“口水战”而无往不胜。他错了,打口水战是个战术,它不是我的本质。我总是在看有什么样的需求没有被满足,在一个存在巨头的市场里巨头有没有被颠覆的机会。

  因为我总是从用户角度考虑问题,有意无意总是符合了颠覆式创新的原则之后,势必让竞争对手、市场里的巨头处于两难的境地,特别难受。特别是如果形成商业模式的颠覆,它会觉得很难跟进:它已有的东西已经成为包袱了,它不跟进会出问题,它跟进了,也会出问题。比如说免费杀毒,你说他跟不跟吧?跟进了就会损失几个亿的收入,还不知道结果怎么样;不跟进就会损失用户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巨头的反击就是无理性。就会选择打口水战。因为他们不能说我做的这件事不对,只能对我个人动机、历史进行攻击,说我是“历史反革命”。这就是文革中的人斗人。结果给大家一个感觉就是我每次都挑一个对手去打,打口水仗进行炒作。真的不是的!首先,你炒作得再厉害,不能给用户提供有价值的产品,那是没有意义的;其次,我每次都不是主动打别人(虎嗅画外音:这个……),实在忍不住了我也骂。我反击最凌厉的手段是用颠覆式竞争的方式,把产品体验或商业模式做到极致,用产品说话。

  虎嗅:所以你从来做产品的出发点就是要满足巨头没有满足的需求?不能不针对他们?

  周鸿祎:在中国互联网界,你干什么都躲不过巨头。大家都说要找蓝海市场。说句良心话,聪明人太多了。当你有一个想法时,已经有100人有同样的想法了,10个人已经这么干了,5个人已经干了1年了,只是你还不知道而已。哪有什么蓝海?10年前,这些巨头初创时,三大门户还忙于自身的商业化,没空盯它们,所以它们有成长的空间与机会。现在的互联网已高度拥挤了,巨头垄断了用户与流量,几万人的队伍还没停,一直在找方向、在看美国流行什么、中国小团队在做什么——这种情况下,你要按巨头的游戏规则来做一个类似的东西,就算做得好点、快点,它根本不在乎,它知道你玩不过它。

  对于现在的新公司来说,做事情能不撞见巨头吗?有巨头不进入的领域吗?你看古永锵做视频,做到后面最大竞争对手还不是这几个巨头?做团购、做云存储……都是这种情况。

  所以在创业方向上我鼓励创业者要向我学习,一定要像苹果的Slogan那样:ThinkDifferent,一定不能和巨头一样,要寻找差异化的机会。为什么我不去做IM?因为我没看到差异化的机会。(虎嗅画外音:Line是个差异化吗?)而这次之所以做搜索,是因为看到了差异化的机会。有人说搜索能赚钱——能赚钱的多了,不能啥赚钱我去干啥,你做不好非但赚不到钱,反而有麻烦;又有人说我有搜索的情结——我承认我有,但不是说有激情就能干成;还有人说我有搜索的团队与技术——这是必要条件,不是充分条件,有技术的多了,微软都挑战谷歌,有挑战成功的么?

  根本上,我下决心做搜索是看到了做搜索有颠覆的机会。我做更干净的、体验更好的搜索,百度跟不跟?跟我,它损失收入,我赌它不舍得,放弃1/3的收入(指医疗广告)对它来说是个艰难的决定,但对我来说,这钱我本来就没有挣到,所以无所谓;不跟,总有人想要干净的搜索。

  能否颠覆在于你是否敢放弃

  虎嗅:搜狗早做了搜索几年,它就没看到有这个颠覆百度搜索体验的机会?

  周鸿祎:搜狗和搜搜都是追求money太早,也放一些广告,和百度没有本质的差别。它们如果只做某些小改良,是追不上百度的。乔布斯说thinkdifferent,真正做到是很难的。巨头的模式在那,你很容易就受到它的影响,你会想:如果他可以,我为什么不可以?但我要教大家颠覆式创新是:如果他可以,我一定不可以。

  在颠覆别人之前要先颠覆自己。先把自己变成光脚的。如果你不愿意去放弃,很难去做一些创新。我们当年做杀毒,当时别人以为我们是光脚的,其实我们做卡巴斯基的代理,每年的收入也有1.6亿-1.7亿。这个时候你别说干掉别人,你先干掉自己再说吧。我们和其他杀毒厂商最大区别就是有没有勇气。

  颠覆式创新理论,大家都看过了,但在实践上,就是需要勇气、你敢不敢放弃的勇气。

  虎嗅:360现在也是上市公司,能承受这种放弃?

  周鸿祎:上市公司不能成为资本市场的奴隶。过度的取悦资本市场,你就会特别短视。不敢放弃,就意味着你不敢对未来做投资。没有大的格局,可能最后也会丢掉未来。亚马逊早年很长时间被人说是骗子,可它对未来做了很多的投资,到今天效果才表现出来。雅虎不对未来投资,它每个季度都要达到华尔街的要求,这个公司最后衰落了。

  越是上市公司包袱越大,你变成穿鞋的了你就不好竞争了,所以要保持赤脚精神。

  李彦宏反应过激了!

  虎嗅:你同意那句话吗?没有永远的朋友,没有永远的敌人?

  周鸿祎:我同意。对手、朋友是随着市场的不断变化而变化的。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业务咨询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技术支持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主机域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400电话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售后服务